于述胜教授来教育学部作学术报告

发布时间: 2019-04-08 11:30:27 浏览次数: 作者: 教育学部
返回列表

4月3日,应教育学部邀请,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育历史与文化研究院于述胜教授来到我校,于千佛山校区田家炳教育书院4330室作了题为“《中庸》‘慎其独’说释义”的学术报告。报告由教育学部周卫勇教授主持,教育学部部分教师以及研究生共100多人聆听了报告。

报告伊始,于述胜教授指出,《中庸》作为传统文化最经典著作之一,向我们传递着一种真切、鲜活的生命意义感。接着,于教授同在座师生交流了自己近年来研究《中庸》所得的一些成果。他以《中庸》第二节“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为中心,从解字入手,讨论“慎独”这一儒家修养论的重要命题,并渗透了自己近年来对儒家思想根本精神的领会。

第一,《中庸》是把“诚”发挥到了极致的经典,《中庸》的主题就是诚身以致中和。于教授指出,“修己以敬”是儒家思想的命脉,拥有“诚敬之心”,就拥有了创造力,人文教育的价值是唤醒人性,而不是兽性。“修已安人”乃是一件事情的两个方面,认真做人就体现在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人生践履之中。

第二,“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理解这段话,首先要弄清:“不睹”“不闻”是谁不睹不闻?于述胜教授指出,“不睹”“不闻”指君子自己,决不会指他人。“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不过是一种修辞手段,强调君子无时无地不以诚敬之心修己处事。于教授向我们详细阐释了“慎”“独”的含义,指出,“慎”主要有谨、诚、顺、心里珍重等几种意思,但归根到底,还是通之于“诚”,而隐秘且自明,自明且自主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独”。通过于教授对这两个字的具体诠释,我们深刻地认识到,《中庸》把“诚”发挥到极致,而“慎独”是“诚敬”工夫的重要方面,君子尤其重视纯洁自身的精神世界。人的德性只有在内在的精神世界能得到直接而充分的显现,而不赖于外界的刺激与约束。

第三,于述胜教授澄清了朱熹对《中庸》的错误理解,“存养-省察”“已发-未发”是朱子阐释慎独、戒惧及其相互关系的理论框架。于教授认为,因受佛家影响及构建自身理论的需要,朱子歪曲了《中庸》的本义,将“独”狭隘化为将动未动之时,将孟子所言“存心养性”变为具体的修养方法,这种解释存在明显的理论缺陷,把儒家平易可行的修养理论导向了神秘主义。

最后,于教授强调道,中国现代教育最重要的问题是人格修养问题,能够真正地用生命去熏染生命才是真正的教育。

于述胜教授风趣幽默的讲解风格深深感染着每位同学,同学们积极踊跃地向于教授提出自己心中的疑惑,于教授也对同学们提出的问题进行全面细致的解答。本次报告不仅使同学们增长了见识,领略了传统文化的韵味,而且还激起师生学习经典的兴趣,让学生们充分地认识到在追求新事物的同时,要时刻牢记传统文化是长新的,这也将对今后同学们的学术研究产生重要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