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部王红艳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访学之旅

发布时间: 2020-06-30 18:05:15 浏览次数: 作者: 王红艳
返回列表

新加坡国立教育学院(NIE)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NTU)的一所独立学院。该校是新加坡唯一的教师教育学院,集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育科研院于一体,提供各级教师教育,范围从小学、中学的教师预备课程,到在职教师、部门负责人、副校长和校长的课程,一应俱全,并以教学研究、体育、艺术和科学教育著称,为国际范围内培养教育领域的专业化领导人才。我于2019年9月8日到达国立教育学院,开始了为期10个月的访问学习,去亲历感受新加坡这种举全国之力培养和培训教师的高教方式,现将访学成果汇报如下:

一、感受新加坡国立教育学院的教师培训工作

新加坡国立教育学院的教师培训工作不仅在本国做得有声有色,也把触角伸向了中国。每年每个学期都有中国的名校长培训班、学科教师提高班等活动,还在中国很多大学招收短期或长期的年轻留学生。仅我在那里的半年,就遇到过甘肃英语教师培训班、浙江校长班、江苏校长班等,一批均40-50人规模,为期三个月;2020年2月,山东省齐鲁名师和名校长培训班60余人也开始了两期各3个月的课程学习。但是很遗憾,赶上了疫情,第一期未满他们就都提前归国了,八月份开始的第二期还不知能否照常。

很幸运,我跟着三拨受训者旁听学院的课程和去小学参访,亲自感受到国立教育学院的培训特色和优势:注重个体经验和小组讨论,强调全员参与,并注重受训者的全程参与和学习成果记录,仪式感十足。比如,我跟随甘肃英语教师培训班听过一堂初中英语作文教学课,上课的教授年龄也不小了,但是童趣十足,特别具有亲和力和“煽动性”,利用唱歌、跳舞把老师们的热情带动起来,一次课的时间教大家唱了好几首英文歌,同时,把对学生的作文教学理念与方法带入,效果很好。因为全程英文授课,听的有些吃力;所听的另外一门研究方法课,是程元善老先生执教。他是退休后又被返聘到学院为老师们上课,浅显易懂,但又有丰富的例子,关键是让老师们结合自己的工作实际讨论如何使用某种方法,挺接地气。

二、了解新加坡基础教育情况

在新加坡的这10个月,去了三所小学深入参观,其中两所政府小学,一所国际小学。新加坡的基础教育体系包括三种类型:政府学校、私立学校和国际学校。作为东亚圈子一员,新加坡也非常注重基础教育,学生和家长的学习压力也挺大,政府小学和私立小学的学生下午早早放学,或者参加学校的兴趣班,或者上校外培训班,感觉跟中国不相上下。但是国际学校相对而言不参与新加坡政府学校的评估,它直接与西方接轨,所以,相对更西化一些,学校的活动更加多元、开放。

我参访的两所政府小学分别是启化小学和先驱小学。其中,启化小学是华文小学,华人孩子较多,但是跟新加坡所有华文学校一样,也是双语教学。感受最深的就是学校对品格教育的重视,该校领导还专门做了“一步一脚印,落实品格教育”的报告,非常注重对学生好习惯、好品德的培养,这也是新加坡整个基础教育的重点。先驱小学从整体排名来看,不是个优秀学校,排不到前100名,但在我看来,即便是排名有些靠后的学校,校园文化也是做得特别棒、特别有心的,台阶上的乘法式子、走廊里的品德标语、食堂墙壁上的分男孩版女孩版的健康提示,都体现了学校对学生教育的重视。我去的那天恰逢先驱小学举行期末表彰大会,1-6每个年级每个班级都选出各自的英文、数学、科学、华文的第一名,和年级总体第一名的学生,上台领奖。有意思的是,6个年级6个No.1,不是中国孩子就是印度孩子,两个大国在新加坡的引领地位可见一斑。

加拿大国际学校在新加坡算是排名靠前的几所国际学校之一了,生源丰富,课程多元,开放包容。我去了加拿大国际学校的湖畔校区,虽然校门看上去很不起眼,但是进去参观别有洞天。挑高的大厅,挂着各国国旗,看到各种肤色的学生和老师,以及用各国语言写就的“欢迎、你好”,迎头给人国际化的感觉。让我印象最深的是学校的图书馆,学生们在里面自由落座,非常放松,学生可以随时借阅书籍,也可以拿到喜欢的书席地而坐翻阅。学校还有专门的“图书馆读书”课,可见很重视学生的阅读能力。

相对于其他两所政府小学,加拿大国际学校的课程更加多样,而且特别“国际化”,比如三年级的“zero hunger”专题探究课,就放眼国际,让孩子们去体验贫富差距并懂得节约和救助理念的落实;2020年3月因为疫情也实施网课,本学期的探究主题是“resource and opportunity”,学校利用各种渠道和方式让学生去感受资源与机会的不同带来的不公,通过作业和讨论让学生提高同理心和承担世界责任的意识。我想这培养出的孩子是否会体现出“小我”和“大我”的差异来呢?

三、跟随导师获取课例研究最新资讯

导师方燕萍教授在课程教学与研究方面颇有建树,她同时是世界课例研究协会的组织者之一。我跟着她围绕2019年世界课例大会的会议资料,探讨研究了半年的时间。期间,我研读的英文资料有:202篇报告论文,34场主题论坛提交讨论的论文101篇,15个国家张贴的海报共计68篇,7场圆桌会议和12个工作坊的相关论文,以及3篇Ted Talk。同时,为了分析好这些资料,研读了中文著作《课例研究》等,并利用NVIVO分析软件开展分析。虽然最后发表的成果,我都是第二作者,得不到山师的承认,很遗憾;但是这个研究过程对我非常有价值的:了解了课例研究的先进经验,并熟悉了NVIVO软件的使用。这将对我后续的研究工作带来益处。

我也有幸跟着导师参加了一次院系(政策、课程与领导系,Policy, Curriculum and Leadership Academic Group)的学术交流会。这种交流会定期召开,全系教师在系主任召集下,分别汇报一下自己的学术进展或者教学情况。会议从上午9时开始,12点提供免费午餐,然后1点继续。因为全程是英文汇报,很多术语尤其是政策类的,我都吸收不了。整体听下来,启发并不是很大,但是这种教师交流方式值得借鉴。

四、时刻关注祖国形势,保持思想先进

虽然出国访学可以不再承担母校的各项工作了,但是我身在外国一直关注着学校和学部的状态和工作进展,并做着力所能及的工作,比如承担网络教学任务和网络督导工作。最重要的老师,没有这次出国经历,我都不会如此深刻认识到自己是如此热爱祖国,并为我是中国人感到自豪!尤其是当看到国外网络上对祖国不利的言论时,我是如此义愤填膺,恨不得把发出不当言论的人揪出来当面跟他理论甚至教训他一番,那种维护祖国、不容许任何人诋毁亲爱的祖国的感情,没有一丝虚假。在新加坡的这10个月,我时刻维护自己的中国人身份、积极维护祖国统一、未发表任何反动言论、未参加任何邪教组织。虽然仅为一介群众、虽然在这期间有人向我传达基督教的相关理念,但我一直坚信并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信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这一点从来没有动摇过。并怀着这种信念,于6月1日返回祖国,继续报效祖国,继续为母校贡献自己的微薄力量。